以输入法起家的触宝在线上阅读打开了新市场,它经历了怎样的转变?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以输入法起家的触宝在线上阅读打开了新市场,它经历了怎样的转变?
0
湖南皆计算是聚流宝触宝核心代理商,服务客户超过1000+,擅长行业:教育/app下载/旅游/电商/等。今天小编跟大家分享新资讯。

11月19日,第三届长三角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会上海开幕,触宝公司旗下在线阅读产品疯读小说参展。事实上,这是触宝第一次对外展示疯读小说。

外界很难不注意到,触宝的战略转型已经达到一个重要节点。在最新一期财报中,这家十年前以触宝输入法在海外市场迅速立足的科技公司,其营收主要来源已成为内容型应用。

公开数据显示,2020年第二季度触宝营收1.3亿美元,同比增长236%;毛利润实现1.2亿美元,经调整后净利润实现454万美元,在盈利上实现扭亏为盈。其中,触宝创始人兼董事长张瞰表示公司99%的收入来自内容系列产品。截至目前,其全球内容系列产品MAU为8350万,较2019年6月的6510万增长28%。

作为内容型应用中的拳头产品,疯读小说过去集成了触宝在内容生态领域积累的内容、算法,也将是触宝打开全新想象的重要武器。

疯读小说是触宝在2019年推出的原创免费网络文学阅读平台。目前,该产品日活用户量1000万,月活3000万,用户日均阅读市场为110分钟,入驻作者超过1600名。据此前QuestMobile报告显示,疯读小说以超过2000万的MAU进入免费在线阅读领域Top3。

从输入法、在线电话到线上阅读,这是一个明显的跳跃,触宝的转型思路是什么?又是如何将这款产品做到现在的规模?

事实上,触宝对于内容产品的思考可以追溯到2016年。触宝首席增长官朱江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彼时公司通过触宝电话和触宝输入法两款产品积累了大量用户,但两款产品因用户使用时间不够长而存在天花板。为了打破这一瓶颈,团队转向内容消费领域求解。

过程中,团队其实尝试过各种产品方向,包括各自形成赛道的陌生人社交、社区类产品、短视频、直播等等。“大家想到的、想不到的,我基本上都做过。”朱江说,“但是可能因为触宝当时的用户人群,包括触宝电话的核心功能和内容产品还是有一定差异,以及我们自己的内容积累和能力也没有到达那个位置,所以一直在一个非常艰难的摸索阶段。”

直到2019年年初,触宝在国内业务线的两个基本问题得到解决。一是其增长引擎,包括其数据中台的能力已经建设到了升级阶段,可以更精准地找到用户并将产品与用户匹配起来。二是团队发现了免费小说的机会。

触宝首席增长官朱江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团队之所以在疯读小说上获得一定成绩,背后关键是一套定制化的内容生态平台。它基于获取用户需求的数据中台,以及精准匹配用户与内容的增长引擎,向上对接用户、向下对接创作者,在内容的生产、运营和分发环节都采取定制化决策。

具体而言,触宝会根据其大数据和增长引擎,告诉创作者有关读者市场的趋势,以指导其写作。同时通过AI及算法,对内容进行评估和分类,在这一点上,触宝对于自然语义理解和语义分析有一定积累。最后产品结合由算法得出的用户画像,利用深度学习模型进行智能分发。

事实上,触宝在2018年上市后曾被认为业务结构单一,新业务发展相对缓慢,2019年其出海业务经历谷歌下架事件之后,国内业务也亟待一个新的有力增长点。现在看来,疯读小说及其内容系列产品背负了这一使命,而在相关产品近两年迅猛增长后,新业务的成本与盈利问题又成为新的关注点。

触宝首席财务官崔毅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内容投入和营销费用是疯读小说当前成本的主要构成,但两者都并非盲目支出。他认为基于定制化内容生态平台,疯读小说的内容生产成本比例“从经济模型角度来说能够算得过账”,处于可控的状态。

营销投入从过去的财报来看增长较快,但崔毅表示,获取用户的营销成本及其后续的商业化价值,两者也处于可控的投资回报周期。“我们在1-2年能够实现在内容及获客营销投入层面上的完全回本,也就是意味着根据内部的估算,我们的盈利其实是一个非常明确的时间表。”

就近来倍受关注的中概股回归问题,崔毅留下了一个开放性的回答。“由于信息披露的问题,我觉得我们现在没法给一个特别明确的说法。”但他同时表示,触宝其实一定程度上符合科创板的属性和未来方向,再加之是一家上海互联网企业,“相信如果选择做这个事情(上科创板),我们还是非常有兴趣的。”

以上是聚流宝触宝代理商-皆计算小编给咱们整理的新资讯,希望对需要的朋友有帮助。聚流宝触宝广告投放推广,欢迎咨询聚流宝触宝核心代理商-皆计算,拨打电话微信:15386411285,进行广告投放咨询!

触宝携疯读小说亮相长三角文博会,智能分发更加利好中腰部作者

上一篇

【专访】触宝首席增长官朱江:从出海小巨头到网文Top3 触宝经历了什么?

下一篇

你也可能喜欢

评论已经被关闭。

插入图片

微信扫一扫

微信扫一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