智能分发+C2B,触宝旗下疯读是网文界的拼多多吗?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智能分发+C2B,触宝旗下疯读是网文界的拼多多吗?
0

K图 CTK_0

 湖南皆计算是聚流宝触宝核心代理商,服务客户超过1000+,擅长行业:教育/app下载/旅游/电商/等。上今天小编跟大家分享触宝的最新资讯。

近日, $触宝(CTK)$ 发布二季报,营收为1.3亿美元,同比增长236%;毛利润实现1.2亿美元,同比增长259%;扣非净利润为454万美元,同比扭亏。

要知道,触宝营收以广告为主,在上半年广告行业下滑的情况下,触宝营收同比大增236%,堪称惊艳。说到底,这是触宝由工具产品向内容产品转型带来的成绩。

实际上由工具产品向内容产品转型已是行业共识,但看看美图等公司的困境,要说真正做成功的并不多。

二季报中,触宝首次批露了疯读小说的数据,也证明了其向内容生态产品转型的能力。下面就详细说明疯读小说取得的成绩、疯读小说取得成功的底层逻辑以及疯读小说成功的意义。

01 疯读崛起,用户时长超抖音、快手

互联网商业模式,本质就是各种连接,人与人、人与商品、人与信息……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时代,一些互联网公司连接规模井喷式扩大,数以亿计。当这种连接数量越来越大、越来越复杂后,各种创新形式就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来,一些互联网公司因此疯狂进化。

对于触宝而言,它也力图从工具产品进化为内容生态产品,疯读小说的成功很好证实了触宝持续进化的能力。

时间拉回到2019年,阅文牢牢把控着付费文学;七猫、番茄、米读则在免费文学板块占据头部地位,就当所有人都以为在线文学大局初定时,行业出现黑马—疯读小说。

根据Quest Mobile数据,今年6月疯读小说以超过2000万的MAU,杀入免费在线阅读榜单前3。

触宝在财报中批露疯读小说读者的平均每日阅读时长超过110分钟,根据Quest Mobile数据,抖音快手的日均用户时长不过56分钟、40分钟。

  疯读小说强势崛起的背后,是其对网文行业生态的变革。

随着免费阅读的兴起,网络文学阅读市场的新增用户几乎都流向了免费阅读,但是免费阅读模式在发展上BUG不小。免费阅读下,网文平台的内容大多从版权方处进行采购,且版权方与平台之间的合作模式,还非独家授权,大多内容以分销形式进行合作。

这就造成了两个问题。一是,内容过度依赖版权方,平台想要拉新只能利用版权内容不断吸引用户,但随着平台体量壮大,内容成本支出的压力也越来越大,版权成本高,制约平台的良性运转。高内容成本带来的压力,可以跨行参考长视频平台。

二是,分销模式下,免费阅读平台采购的内容方都是一样的,重合度高,同质化显然无法形成用户黏性。

基于此,疯读小说一开始就坚持内容的原创性,提出网文共创模式,通过旗下的疯读文学平台,在内容独家性上进行深度布局,并且在数据的指导下,对中腰部作者进行扶持,以打破头部作家对内容的垄断局面,打造新的作者生态圈。

实际上,社会上绝大多数商品和服务的供给都是由中腰部商家完成,疯读小说大力扶持中腰部创造者是持续丰富内容生态的必由之路。而疯读小说的内容生态一经形成,将克服现有网文行业模式下高成本、低留存的BUG,走上持续良性发展之路。

02 智能分发+C2B,疯读小说神似拼多多的底层逻辑

疯读小说坚持原创是未来成功的基石。但它在起步阶段,尚未形成内容平台的双边效应时,面临着两个问题,一是如何以有限内容吸引海量用户,二是在作者发布原创作品后,如何为作者实现价值最大化。

疯读小说的解决办法是通过基于大数据和AI智能分发满足用户需求,通过C2B的生产方式指导内容创作者进行高效率创造。

这两点和拼多多有异曲同工之处,智能分发和C2B可以说是拼多多崛起的两大指导思想。

从智能分发上看,拼多多成立之初走的是有限SKU,制造爆款的策略。在有限SKU的情况下,它依靠AI算法、智能分发等技术手段,通过用户的喜好和兴趣,进行精准的定向SKU推送,实现了最大的边际效益。

具体来说,这带来了用户端、商家端、平台端的三赢。拼多多基于算法对SKU的精准推荐,使有限SKU形成爆款,商家以价换量获得收入,用户获得了实惠价格,而拼多多则通过低价获得了流量。

疯读小说的底层逻辑与其有相似之处,疯读小说同样在推送上通过算法分发内容,实现用户与内容的精准触达。

且同样实现了三赢,对疯读而言,疯读小说内容(sku)在相对少(对比阅文等老牌平台)的情况下,任何一篇网文,都要力图最多的受众。所以疯读小说由搜索变为推荐,在推送上通过算法和分发,使有限作品覆盖用户的海量需求,从而获得了流量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这同样有利于商业化。一方面获取流量是创收的前提。另一方面,疯读小说通过精准算法实现人书匹配的同时,其广告也基于算法推荐实现了精准投放,有利于变现效率的提升。

此外,智能投放对于用户则提升了阅读体验,并且降低了找书的时间成本。对于创造者,其产品也有了更多的受众。

从C2B上看,黄峥认为需求侧是拉动供给侧变革的牛鼻子,用户的购买行为会反哺商家提供用户需要的产品满足用户的需求。如果做人以群分的归并,把每个人的个性化需求归集起来可以指导上游工厂订单的生产,从而使供需双方获益。

基于此,拼多多做了C2M反向定制,上游厂商通过额外获得的订单摊薄了成本,又给到用户一定的价格优势,利于供需两方。

疯读小说的做法与其不谋而合,它通过大数据和AI的指导,可以依托用户的阅读习惯和喜好,更准确的预测内容趋势,以指导内容的制作。一方面,这可以提高写作者的创作效率和写作准确率,减少内容的创作周期。另一方面,网文有了更多受众,也提高了创造者内容的商业价值

这对于创作者来说,通过商业化,激励他们进行创作。对于读者来说,进一步满足了用户需求。疯读小说的C2B同样利于供需两方。

从这个角度看,疯读小说与拼多多的底层逻辑具有一定的相似性。拼多多基于C2B和智能分发已经成长为年营收过百亿的千亿美金巨头,那么触宝有多大的想象力呢?

03 触宝掘金在线娱乐大市场

疯读小说是触宝新的增长点,体现在两个方面,一是流量的增长,二是广泛的变现空间。

从流量增长看,原创性、独家性内容永远是内容平台获取流量的根源。这也是为什么爱奇艺、腾讯视频纷纷加码自制剧和独播剧的原因。疯读小说上线一年,DAU突破1000万,也证明了其流量入口的价值。

流量增长的同时,疯读小说对触宝的业绩也有帮助,通过减少内容采购和用户激励的运营成本以及压缩流量采购的成本,可以提高其盈利能力。

从变现空间看,首先疯读小说将增加触宝广告业务的变现潜力。一方面,疯读小说本身就提供了广告位资源可以增加广告营收。另一方面,疯读小说没有版权支出,广告业务的利润也更加丰厚。

着眼长期,疯读小说的价值在于使触宝实现由广告业务向版权、IP等更大范围的业务延伸。

先看版权业务的想象空间,大部分文化产业都离不开文学,不管是电影电视,还是游戏动漫,都需要从文学作品中汲取养分,获取灵感,网文就是其获取灵感的重要渠道。

而版权一旦与游戏、视频等产业结合,就将带来巨大受益,以阅文为例,凭《庆余年》等基于IP延伸剧集的上映,仅2019年阅文版权收入就超过40亿。

除版权收入外,网文一旦具备IP属性,其价值空间更是巨大。比如,迪士尼依托漫威、白雪公主、唐老鸭等知名IP,业务由影视、动漫到周边产品、迪士尼乐园、度假村等各种形态,打造了与用户形成共鸣的IP闭环生态圈。这也为它带来了巨大收益。2019年,迪士尼收入接近700亿美元。

现在的触宝基于疯读小说的成功,其版权和IP运作同样具有巨大商业化的潜力。站在更高的维度,疯读小说的成功还证明了触宝具有布局产品矩阵的能力。

产品矩阵是腾讯、字节跳动等国内头部互联网公司的标配,通过聚合流量,让平台突破自身流量的局限,进而将营收做大,占据更高的市场份额;通过整合内部移动应用的数据,优化AI算法模型,进一步提高技术能力,进而将为自身带来更大的想象力。

腾讯、字节等巨头之外,触宝也有望通过创新型打法构建内容产品矩阵,从而进入一个新的增长周期。

以上是聚流宝触宝代理商-皆计算小编给咱们整理的新资讯,希望对需要的朋友有帮助。聚流宝触宝广告投放推广,欢迎咨询聚流宝触宝核心代理商-皆计算,拨打电话微信:15386411285,进行广告投放咨询!

触宝大数据发布几大海外市场应用排行

上一篇

禁推行业——普通医疗机构

下一篇

你也可能喜欢

评论已经被关闭。

插入图片

微信扫一扫

微信扫一扫